首页 新闻 > 公司 > 正文

手机巨头金立破产后,深圳5套房产二次拍卖无人问津

曾以一句“金品质,立天下”扬名全国的国产手机品牌金立,重新回到公众视野的方式委实不算体面。

近日,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名下的多项资产被挂上京东法拍。包括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安徽大厦的五套房产、杭钢富春商务大厦的7套房产,以及金立名下的355个境内商标、346个境外商标、8项作品著作权。此次拍卖,是由金立破产管理人在处置破产财产时,通过破产财产网络拍卖平台所进行的拍卖。

其中,金立名下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安徽大厦的五套房产已经于8月2日二度流拍。

而在这一轮资产拍卖身后,是早已资金链断裂,深陷泥沼的金立。从2017年底危机爆发,到2018年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再到今年4月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这个曾经做到国产手机第一,全行业第三的手机品牌,已经走到了故事的终局。

8月5日,时代财经来到仍未挂牌拍卖的深圳市福田区时代科技大厦21层的金立总部,这里大门紧闭早已无人办公,前台接待处上方的灯泡忽暗忽明,桌椅散乱的堆叠在一起。处处透露出荒芜的信息。

2万一平也卖不出去的深圳写字楼

8月2日,金立名下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安徽大厦的五套房产第二次被打包拍卖。

一个多月前,这五套房产曾以3384万元的评估总价挂牌京东法拍,因无人报名导致流拍。一个月后,这五套房产进入第二次拍卖程序,根据司法拍卖惯例进行8折处理,起拍价仅2707.2万元。但即便如此,这五套房产依然无人竞价,再度流拍。

拍卖公告显示,此次流拍的安徽大厦五套房产用途为商业办公,跨越7、8楼两层,内部已全部打通,合计面积约为1335.88平方米。以此初略估算,平均每平方米的均价仅有2.03万元。

建成于1998年的安徽大厦,虽然在一众新兴写字楼之中显得稍微有些破旧,但它依然处在深圳最繁华办公片区之一的车公庙,这样的低价几乎到达市场底线。中原地产数据显示,安徽大厦二手写字楼交易均价约为3.6万元/平方米。

但即便如此,金立旗下的这五套房产却依然只收获2256人围观,9人关注提醒,最终还是因无人出价而二度流拍。

有长期关注法拍房的机构从业人员分析,造成这样的结果主要原因或许有几个方面,“关注法拍房的群体多关注住宅,对商业办公类的资产兴致缺乏;而且在写字楼供应井喷的深圳,这五套房产也并非优质资产。与此同时,这五套房产被多家法院轮侯查封,后续可能存在一些纠纷,对于这类资产,买家通常将更加谨慎。”

资料显示,这五套房产于2018年先后遭遇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浦东人民法院、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等12家法院轮侯查封,至今仍未解除。

这五套房产的境遇不过是一个缩影。遭遇多家法院轮候查封基本是金立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资产的共同命运。在京东法拍挂牌的杭钢富春商务大厦的7套房产,同样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及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轮侯查封。

而在这之外,是早已资金链断裂,深陷泥沼的金立。

“赌”输的金立

金立的危机起源于2017年底。在金立股东会议上,几个大股东曾拍桌而起,质问公司创始人刘立荣这么多钱都去哪了?

当时,曾有望跻身智能机时代第一梯队的金立突然被爆出百亿级资金缺口,金额之大,波及面之深,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要知道,在危机爆发的前一年,金立还是一家年销量高达4000万部,营收200亿元以上的手机公司。

在刘立荣对媒体的叙述中,这是金立营销投入过猛的代价。公司转型做智能手机后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为实现逆风翻盘,刘立荣走上曾经在功能机时代的老路--重金下本营销。

在2016年及2017年两年,金立曾先后找来了冯小刚徐帆夫妇、刘涛、薛之谦、余文乐、柯洁等多位明星作为手机代言人,此外,金立还冠名了东方卫视《笑傲江湖》、北京卫视《跨界歌王》等多个综艺节目。刘立荣称,在那两年时间里,公司在营销上花去了60亿元。

如此惊人的营销费用,却没有带来相应的销售业绩。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金立手机全年出货量大幅缩水,仅有2700万部。事后有声音指出,金立选择的推广方向和金立的立命之本背离,对于以线下代理为主要销售渠道的金立而言,互联网用户不会买金立手机,虽然赚了声量,但却推不动销量。投入与产出之间的鸿沟,将金立推向险境。

就在这时,市场开始传言,金立创始人在塞班赌场一掷千金,曾一把堵输7亿美元,合计赌输了超过100亿元,挪用公款的数目则可能在60亿元左右。

虽然在2018年,刘立荣曾公开出面否认了赌输百亿的传闻,也否认从金立挪用公款60亿元。其表示,他确实在塞班赌博,但只是输了“十几个亿”。但这样一则声明于事无补,无论事实如何,金立都无法拯救供应商、债权人倒塌的信心。

从2018年1月开始,以显示屏供应商欧菲科技为首的供应商轮番上场,分别向法院申请财报保全。金立总共欠下近40亿元货款,已影响到十家上市公司,其中最大一笔来自欧菲科技,总共6.26亿元。而电池供应商维科科技被波及最深,已面临退市风险警示,金立是其最大客户。欧菲科技公开称金立账期已逾期两个月。

一时间,数十家供应商加入挤兑,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并逐渐成为压垮金立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年11月,这些讨债无果的金立供应商最终决定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并在2019年4月,举行了金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经审定后,截至2018年底,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仅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达到近211亿元。此后,金立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

这段时间内,金立旗下资产陆续被拍卖,包括公司名下3000多件专利、211宗外观设计专利以及18辆车产等。历时两年,资产处置阶段业已进入尾声。2021年4月12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金立宣告破产。

这个曾打败过步步高,销量直逼三星、诺基亚的功能机时代的王者,已经走到了故事的终局。

关于本站 管理团队 版权申明 网站地图 联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创投网 - www.oude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982 836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23285号-1